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何兮,花前醉

发表时间:2019年12月06日   作者:余知山色_

  老罗原本不叫老罗,也不该叫“老黑”,他原是很白的,现在却只能露出一行白齿,在夜里行走,颇为惊吓。于是我们也不该被称为我们,该是军训的学生罢?

  总归初见不是艳阳天,就该是雨天,我便当做是雨天,,他也不并高的,我来的晚些,进了他的连。我是娇宠着养大的,哪会叠被子?我瞧那“四不像”,心中一片悲凉。意识记不清在体育馆跌了多少次了,却还模糊他额上汗湿着黑发,滑稽而好笑。

  老罗也不是那么温柔,他原凶,后又变得松急了,我猜不出什么缘由,大约是胶辊书耗费了太多心神罢?总之,“打狗棍”原本也不叫“打狗棍”,老罗也不叫老黑。这知道他摸了防晒才消停。日头一天天毒辣,晒得我脱了层皮。

  老罗会像老父般教你,我们起哄过让他教防身术,于是他就真的教了,走的前几天晚上,我们嗨得很,他让排长买了几十根棒棒糖送我们,像望着地里刚长出的小白菜似的眼神。我们都在笑,他也笑。

  老罗对时间的概念很重,站军姿是数秒的,休息也--当然很久违。迟到他会罚蛙跳,他会笑我们诡异的姿势,然后毫不留情再让我们跑步。同时他思虑又很重,人还没到中年,就先有我爸的思虑了。

  我问:“老罗,你几岁了啊?”

  老罗拍死几个蚊子,然继续拍着,只听得一个不真切的回答“二十八。”但因那日环境喧嚣,我也终未知其多少年时年岁,但却应试此数左右。此乃我舍友所说,真实性待查。

  走势,我站在台阶上拍拍他的肩膀,说下次见他请他吃火锅,他拒绝了,说要请我吃还差不多,如果可以来杯奶茶就行。我答应了。于是他逆着光朝我挥挥手,于是此段“苦难日”就告一段落。

  现在想来,我竟然是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段萍水之缘,也只能写下此文以表落寂了。




原创作文每篇1元-4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

作文库推荐

友情链接:不卡电影  1080p电影下载  高清电影迅雷下载  免费高清电影网  高清影院  高清电影  迅雷电影下载  mp4电影  好看美剧  午夜电影网  好看电影网  高清电影  在线高清影院  老司机影院  126影院  4480青苹果影院  yy4410高清影院  天堂电影  影视帝国  飘花电影网最新电影  欧美最新电影  第一影视  bt电影天堂  黄色免费电影  日韩电影  南瓜电影  快播黄色  bt电影天堂  最新电影预告  520电影网  被窝电影网  手机电影下载